搜索

从伊达的岭脊上下来,进入浴血的战场, 在电影当中已经不再成为主流

发表于 2019-10-16 13:11 来源:山药鲫鱼豆腐汤网

  那么最后这一讲再简单地说一下,从伊达的岭伦理情节剧传统在当代的一个延续。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个伦理情节剧,从伊达的岭在谢晋之后应该说它在电影的影响力开始下降。由于电视的出现,由于电视剧的出现,使这种伦理情节剧这种讲故事的方法,在电影当中已经不再成为主流。虽然后来我们也有《九香》这样一些电影,但是伦理情节剧的传统,最后来主要延伸到我们的电视剧当中。所以为什么我们电视剧现在我们社会当中很多中、老年人非常喜欢看,而且觉得它看起来跟我们的审美习惯,跟我们的看故事的习惯非常接近,非常近似,那么跟这样一个叙事传统有非常大的关系。那么从《渴望》,大家知道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的《渴望》,一直到今年正在改编的《一江春水向东流》的电视连续剧现在正在马上就要拍摄完成,那么我们这个伦理情节剧的传统,基本上被延续到我们的电视剧当中,而且也在我们这个社会当中产生重大的影响。比如说前一段时间播出的《婆婆》,还有更早的时候播出的《大哥、大姐》,那么这样一些电视剧,它实际上延续的依然是这样一个伦理情节剧的传统。虽然这个时候我们的国家、社会有了变化,我们不再是通过家庭去反映社会的阶级矛盾,社会的政治斗争,社会的政治冲突,更多的是反映我们在市场经济条件之下,人与人关系的变化,人在社会当中所处的不同的位置,一代人跟一代人之间的差异或者说一个家庭不同的人所选择的不同的人生道路,但是,这些家庭当中所反映出的也是一个国家的变化,也是一个社会的变化,我们依然在用一些家庭每一个形形色色的家庭,家庭当中的每一个不同性格的人物,在诠释,在阐释着我们今天这个世界。那么应该说这些年最优秀的那些家庭伦理情节剧的电视剧,依然继承了中国伦理情节剧电影的传统,而且依然成为我们社会当中大众所最喜欢的一种文化类型和一种文化形式,那么依然影响着我们大家的生活,或者说给我们大家带来对生活的感悟和认识。

这个电影它是和现实是有关系的,脊上下来,进入浴血这个可能是一个非常非常独特的问题。为什么跟现实有关系呢?我想讲的张艺谋对于秦国他是有感情的。为什么有感情呢?我想讲到1985年的时候,脊上下来,进入浴血张艺谋作为一个摄影师,拍了他第一部最重要的获得金鸡奖的电影,大家可能听说过,就是陈凯歌导演的电影叫做《黄土地》。这个电影在拍摄以后,张艺谋得了金鸡奖的最佳摄影奖。得到这个最佳摄影奖以后呢,陈凯歌为他写了一篇文章,这个文章的名字就叫做《秦国人》。那么他说“我常和艺谋”,陈凯歌讲:“我常和艺谋开不开玩笑地说,他长得像一尊秦兵马俑。假如我们拍摄一部贯通古今的荒诞派的电影,从一尊放置在咸阳古道上的俑人的大远景缓推成中近景,随即叠化成艺谋的脸”就是陈凯歌讲这个镜头大家如果想一想,一个兵马俑那个脸叠化叠化,在电影里一化,化成什么?艺谋的脸。“那么他和它会极其相似的,或许因为艺谋是真正秦人的后代”。他陕西人,秦人的后代,他接着又讲:“不以军人像标榜的军人,才是最可怕的。正是由这样结实的普通的将士组成了秦王的兵阵。用这样的兵阵破关东、扫六合,变西夷小国为大一统者,当然是可以令人信服的。那些张扬的花拳秀腿之辈,恐怕难和他们相较”。你发现有意思,把张艺谋和秦始皇的部队做了一个非常巧妙的对比。后来结果张艺谋在1988年还真的拍了一部电影,叫做《古今大战秦俑情》。真的扮演了一个秦俑,然后和巩利上演了一段浪漫的故事。一个古代人穿越了这个时空,穿越了时空和一个,巩利是一个现代的演的现代人两个人相遇,有一段莫名其妙的感情。那个电影,你看张艺谋演这个秦皇的部队、秦皇的兵,从陈凯歌说他像,到他自己演再到他自己真正表现秦王的梦,最后用《英雄》这个方式表现出来,这段历史大家如果看到会觉得张艺谋和秦皇真是有缘,真是有缘。你觉得这个确实是一段非常神秘的历史。这个反思里边我觉得有两个方向是非常有趣的,战场,一个我觉得这个电影它还是对物资主义,战场,对我们现在所谓消费主义做了一个反思。因为藏羚羊的需求就是一种消费主义最明确的表征,就是要卖东西买东西,人要穿藏羚羊来给自己添加价值,就是你发现你自己主体是什么?你不知道,那怎么办呢?你就需要买藏羚羊的皮来装饰自己的身体,你才知道我自己有个性。我这个买的皮是别人所买不到的,这个东西比别人买的那个东西贵,这个恰恰是消费主义普遍的价值。就我们买一个名牌,来区别于别人,这时候你发现我有个性,这个恰恰这种消费主义就是塑造我们个人的生存的基本的环境,变成这个消费主义。消费主义变成我们最主要的一个生存的基本的环境,这个消费主义推到极端的时候,你可以发现最后没的东西可消费了,名牌我也穿够了,怎么办?我要一种最奇怪的东西,什么东西?藏羚羊的皮这个东西更稀缺,更少更值钱,它用人的生命去换的,我要这个东西行不行?就消费主义如果无限地膨胀的话,当然没有消费的社会不叫一个人类的社会,因为人必须要买东西才能生存下去,但是消费主义无限膨胀的社会,也同样是非常非常可怕的。所以这个电影我觉得它没有提出这些问题,但是其实它在这个电影有力地把这些问题呈现出来。就是究竟为什么会有藏羚羊的这个需求?

  从伊达的岭脊上下来,进入浴血的战场,

这个非常有理由,从伊达的岭你比如说宋建平,从伊达的岭这个男的陈道明演的这男主角他在外边他确实有一些让人产生误解的事情,而这些产生误解的事情,其实我们都可以发现,我们很多这种产生误解的事情,在现实生活中间恰恰就是这个男的真的出轨了。在这个电视剧里这个男人是清白无辜的,但是我们可以发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边,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多半这个男的已经出轨了。所以这个女的是按照一种实际上是按照我们现在社会的游戏规则,按照我们现在社会的常识,来看待问题的她并没有超出我们理解的,现在的目前一个市场化的社会里面,家庭所面临的危险,这个问题,并没有超出这个问题。它恰恰这个女的理解跟我们大家对这个家庭的危机危险的理解,恰恰是一致的。这个非常真实,脊上下来,进入浴血就是在我们的电影院里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脊上下来,进入浴血就是人们用惟一的集体观赏的方式看电影的时代,但是这个不仅仅是在说观赏本身,又说了一个为什么这个小镇上的人民,因为这部影片是一部埃及电影,我们中国也演过,那个时候,记得看《流浪者》,比如说印度的《流浪者》,那真是有一点万人空巷的意思。他更多的人是从那个电影里除了听那个歌,看那些我们没有见过的异国风情,更主要是对故事本身所说的那个人物的命运所吸引、所感动,那么这就说到我现在要说的下面一个问题。这个故事里面大家如果发现的话,战场,有两个要点是非常值得注意的。一个要点这故事里边有一个就是始终是男的是纯洁无瑕的,战场,或者男的是没有问题的。他虽然会造成很多的误解,比如说这里边有很多造成误解的细节,比如这个刘东北那个年轻人的前妻娟子,由于自己本来想跟刘东北复婚,但是发现刘东北已经结婚了,跟另外的人结婚了,她感到很伤感,这时候她就跟宋建平在他的肩头哭泣。正哭着呢,他的妻子来了。这样的情节就产生了很多这种难以解释的,解释不清的误解,这是一个。

  从伊达的岭脊上下来,进入浴血的战场,

这个故事它所表现的是在北方一个澡堂,从伊达的岭就是我们传统的那个浴室那个澡堂,从伊达的岭大家在里面一起在这个浴室里面泡澡,这个澡堂在整个电影里面被表现的其乐融融,非常温暖,非常温馨,这是一个温暖的安全的一个地方。那么其中朱旭在里面演这个澡堂的老板,一个老人,那么他就用东方文化那种浑厚、宽容、宽大,去把所有人包容在这个澡堂里面。因此这个澡堂在一定意义上它是中国文化、中国文化传统的一个象征,一个比喻。而这个电影所表现的朱旭演的这个老人有一个大儿子,这个大儿子是濮存昕演的,濮存昕演的这个大儿子是一个年轻的时候跟父亲闹矛盾,因为父亲要让他继续去办这个澡堂,但是这个儿子不愿意,就跑到深圳去下海,用这个符号来表示这是现代生活,就是他背弃了传统生活,而去下海,到深圳去下海,变成了一个要走现代化生活道路的人,用现代资本主义生活方式,个人挣钱的生活方式,那么这样形成一个对立的关系。那么在这个电影当中呢,他们家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傻子,姜武演的一个智力有问题的傻小孩,这个傻小孩有一天就跟哥哥发了一个明信片,写他爸爸睡觉。这个濮存昕看了这个明信片以为他爸爸病重躺着了,所以濮存昕就从深圳,他们有很多年,父子之间没有见过面了,那么他从深圳赶回来。结果赶回来穿着西装革履,走进了这个大家几乎都是赤着上身,在里面就是大家坦诚相见,它比喻着我们大家互相都没有什么隔阂,只有濮存昕穿着西装革履走进了这个澡堂。那么格格不入的两种文化。但是进入澡堂以后,他开始跟父亲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僵,但是在父亲和周围人的感化之下,感召之下,他慢慢意识到传统文化的好处,澡堂的好处,他开始慢慢地觉得自己过去到深圳去下海的那个决策不一定是正确的,他开始被传统文化所征服。所以后来当他真的被征服以后,这个父亲已经把他教育感染熏陶的差不多了以后,就选择了同样一个模式,这个父亲要退场。就这么一个故事,但是这个澡堂最后是拆了,因为他们要搬进洋楼,搬进新的住宅区里面去了,但是大家都充满了留恋,对中国传统文化。所以在这个电影当中,它非常明显地表现了传统文化跟现代文化的对立,而这种对立关系当中呢,它又把所有的赞美都给了传统文化,而让现代文化被传统文化所征服。所以在这个电影当中它更多的是把东方文化表现的像一个天堂,像一个田园,所以它更像是一首牧歌,它不愿意去表达这样一个传统文化当中的任何矛盾。在这之前大家知道,中国对传统文化,中国电影中国文化对传统文化都带有非常强烈的批判性,但是惟有在《洗澡》这样的电影当中就不是了,它开始赞美传统文化。它里面有一个匾,有一个横匾,这个澡堂里面,叫“上善若水”,就是最善的最好的东西就像水一样,“上善若水”。那么这个上善若水,这个水也是传统文化的象征,它能够孕育万物,让所有人在这个澡堂之水的孕育之下,能够获得幸福,那么是这样一部电影,那么表明了第六代、第七代新生代导演,他们非常自觉的西方意识。那么这个电影也在国外获了奖,那么这也表明这一代导演正在逐渐的他们有了国际视野,他们开始把东西方文化进行融合,而这种融合过程当中,他们有意识的把中国的东方文化变成了一个奇观一样的神话去传输给西方,那么构成这批电影。这个过程为什么?张艺谋的这个《十面埋伏》这个电影里边它有一个很深的含义,脊上下来,进入浴血就在于它最后那个东西,脊上下来,进入浴血其实给我们呈现的是一种极端唯美的东西。但是这个唯美的东西,其实是通过我们自己不可实现的梦想,不可实现的梦想,我们通过买票,在张艺谋的《十面埋伏》的电影里边我们得到了实现满足。这种灿烂的感觉。他最后告诉我们这个东西是一场梦,但是这个梦是会结束的,最后就像一个,这个电影基本上是一个梦幻的电影,你可以发现它渲染了很多像梦一样的故事。那里边那个武打也像梦一样。它不像《英雄》,其实给我们是很清晰的一个世界的逻辑,而这个电影给我们的是很像梦一样的。就是犬牙交错,非常混乱,非常暧昧的一些东西。为什么?这就是满足的是我们极端的这种消费的唯美的追求,这个意外地也变成了全球化时代的一个隐喻或者象征。它这个电影告诉我们的是你在生活中间其实你不可能得到这种纯粹的感情。因为人是不可能得到绝对的纯粹的感情的,那怎么办呢?你从哪儿能得到呢?你通过买票,进入电影院,看到《十面埋伏》,你就能够体验到那种极端的感情,绝对的感情。《十面埋伏》给你感情。你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得到,因为你没有这样的勇气,没有这样的能力,没有这样的想法,或者是没有这样的胆子。当然也有很多有胆子,有胆子往往就倒了霉了。谈恋爱谈得过分了,他就忘记日常生活,最后就出现悲剧,很多这个情况。所以你在日常生活里这是不可能的。在日常生活不可能的事怎么办呢?那么你就加入张艺谋的电影吧,到这个电影院里边,在两个小时之内你感受到这个快乐吧,快感吧。这个就是一种我觉得张艺谋电影给我们快感的方式。

  从伊达的岭脊上下来,进入浴血的战场,

这个家庭可以说是一个最佳的生活的组合,战场,大家如果说那是理想之家庭。一个女的可以在家里帮助照顾孩子,战场,老师当然照顾孩子好,男的是个大夫,治病又好,这个家庭简直是最理想的家庭。但是你可以发现这个电视剧的妙处就在于一个最理想的家庭,它出现了问题,出现了裂痕它要离婚了。

这个女的就更加地气愤,从伊达的岭这个女的越气愤,从伊达的岭这个时候接着这个女的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就是开始打小孩儿。一下子在教育小孩的时候,打了这个小孩,然后把小孩给弄得眼睛好像要瞎了。这一下子两个人要为小孩去治疗,总算这个事又平复了,又一波又平复了。我觉得这个电影其实有另外一种启发性,脊上下来,进入浴血这个电影也揭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脊上下来,进入浴血就是说贫穷是一种美德吗?这个电影恰恰就告诉我们贫穷不是人的美德。贫穷不是美。在我们传统的观念中,经常会觉得贫穷是一种美的东西,一个穷人肯定比一个富人道德水平要高,我们一般地,过去有这样的想法。这个想法也有它现实的根据,也有它的道理。但是另一个方面你可以发现恩格斯,我们的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之一,恩格斯在他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里面讲到,就是贫穷其实是使人产生很多邪恶,使人产生一些无法控制的,不美好的东西,贫穷并不是一种美德,贫穷并不必然产生美德。贫穷第一不是美德,第二并不必然产生美德,贫穷也会产生一些邪恶的,无法控制的。人为了欲望,为了基本的生存,他可以不要一切廉耻,不要任何道德界限的这种可怕的东西。这个电影给我们一个,你可以发现马占林也是一个穷人,也是一个底层的人,如果说我们应该对他倾注很大的感情,但是他又是一个无法执法的执法者,他又是一个犯法的人,越过了道德的最基本的界线。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我们对生命的思考,会有更深一层的理解。

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是一个女人,战场,一个名女人,战场,一个20世纪30年代默片时代最优秀的一个女演员,她叫阮玲玉。随着中国电影百年的到来,阮玲玉她穿过70年时间的隧道,来到我们的面前,她还是和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一样,还是和1935年3月8日,她自杀的那天晚上一样是穿着旗袍,她依旧是一步三叹的向我们走过来,这时我们会发现,在她的旗袍上写满了一句话:那就是人言可畏,人言可畏。每一个读过这一段历史的人,说起阮玲玉,说到她的死大概大家都会有这样一个结论,她因为是人言可畏,她因为是承受不了人言可畏,所以她死了。我举一个例子,从伊达的岭比如讲召见。皇帝的大朝仪,从伊达的岭长朝仪,它实际上是办不了公的,它只能够是一种集体,一种形式来表现皇帝的权威。办公必须得是在较小的范围内,那需要谈话的。

我看到一个不一样其实有意思,脊上下来,进入浴血什么不一样?你比如说最简单的一个就是《英雄》告诉你的是强者的力量,脊上下来,进入浴血是世界秩序的力量,但是《十面埋伏》告诉我们的不是秩序的力量,而是反秩序的,是超越秩序的生死缠绵的爱情的力量。这个爱情的力量是不讲道理的。那个秩序的力量是讲道理的。比如说天下、和平这个概念是抽象的,爱情是两情相悦,这是完全没有理性的,它不是说理性思考的结果,它是感情的这种结合。你可以发现这里边它跟过去那个电影《英雄》里边它歌颂的是秦皇,或者秦皇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但是在《十面埋伏》里边正好这个情况有所改变。就是不再是《英雄》里边那样歌颂秦皇了,它是觉得两个力量,一个是反抗大唐的飞刀门,还有一个力量就是大唐。秩序的力量和反秩序的力量,但是这两种力量都变成了一种压抑的力量。你看那个电影,最后这两个力量都要不让人谈恋爱,都不让人谈恋爱,都让人生死的爱情不能继续,那怎么办呢?人就脱离这个秩序。你发现原来那个时候,他讲这个秩序是非常好的。但是意外的是这个电影它居然反过来了,他说是爱情是非常好的。而且张艺谋自己讲爱情是不讲理由的,在这个电影宣传的时候,他非常强调爱情是没有理由的。哎呀这个时候你就觉得这电影怎么回事?我们并不是说用这个电影来满足我们自己的理想,战场,而是说我们会有深一层的思考。就究竟这个贫困因为我们现在我觉得过去或者到现在为止,战场,我们经常会有这样的想法,就是说一个穷人,他一定是有道理的,一个贫困的人一定是有道理的。其实贫困会产生很多不好的东西,贫困会给人产生很多痛苦的结果。而这个贫困呢,是在更大的一个所谓全球的一个黑市里边运行的,就是全球黑市它在攫取这个疯狂的来自欧洲来自西方的这种力量,在疯狂地需求这个藏羚羊,他们对藏羚羊的需求结果造成了罪恶。没有需求的话,像马占林这样的农民,他不得不去找别的工作,或者他寻求别的生存的方法。那么有了这样一种强烈的所谓邪恶的需求,才有了这种邪恶的供给,这个电影里边我觉得这个追问,可能还不够有力,但是我们能够看得出,这样的追问和反思。就是说我们可以发现在刚才我讲的这个宿命感感伤性之外,刚才我讲的感伤性,由宿命造成的,由悲剧造成的之外,那么我们又看到了另一个层次的东西,就是所谓的伦理的意识,伦理的追问。人怎么样才是向善的?这样一个电影所负载的内容它是特别丰富的,它交叉了很多非常复杂的内容,它在一个生命非常绝望的地方,交叉了很多的内容。所以这个里边呢,你可以发现这里边还有一层价值观的追问,就是伦理之外,还有一层价值观的追问,就是你可以发现让我们困扰的,这个电影也让我们困扰的,你可以发现这个藏羚羊这个东西,虽然是非常宝贵的,它对于生命生物来说是非常宝贵的,但是值得用这么多的生命去换取吗?我们又有一个层次的困惑。这个藏羚羊当然是具有高度的价值,但是它和人的生命相比,怎么说呢,谁更重要呢?这个里边我觉得产生了很多的悖论,在日泰队长看来,或者在记者看来,或者在很多人看来,藏羚羊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东西,它包含着生命的多样性,它包含着很高的价值。但是我的困惑就是说我看完这个电影以后有一个困惑,那么人的生命和这个比起来谁更贵重呢?你说是日泰队长的生命贵重?还是藏羚羊的皮贵重?还是为了保护藏羚羊的这种生命多样性贵重?这个问题我觉得又是提出来又一层的伦理的问题,用生命来保护它,当然说明了人的崇高性,但是说明人的崇高性,并不证明这个人就应该为藏羚羊而死。人当然是为藏羚羊而死,死得其所,他觉得无怨无悔,是对的,毫无疑问是对的,但是我们在旁边去观察的时候,就觉得我们是不是有别的办法呢?或者这个是不是一个人和藏羚羊相比他的价值就更轻呢,这个里边就产生了一个非常让人困惑的,我觉得非常让人难以理解,难以解释的问题。所以这个电影它提出问题,它提出的问题可能比它解答的问题更让我们吸引。它当然讲了人的崇高,人的美丽,人的壮观,也讲了人的卑微人的本能,但是讲到这些以后,我觉得让我还是有很多的困惑留在里面。所以这个电影变得沉闷,你看的话,你觉得不是那么有趣,没有那么单纯,因为它有很多,本来很简单的故事里边其实包含了很多非常复杂的东西。

随机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从伊达的岭脊上下来,进入浴血的战场, 在电影当中已经不再成为主流,山药鲫鱼豆腐汤网?? sitemap

回顶部